中文版 | English
首頁 本所概況 新聞動態 本所學人 學術前沿 本所成果 人才培養 學術刊物 基地管理 清史纂修 清史文獻館 清風學社 內部登錄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學術前沿 >> 詳細內容
毛立平:金枝玉葉與收支困局—— 清代中后期公主經濟境遇考察
來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點擊數:816 更新時間:2019-10-29


毛立平


摘 要:清代公主一生都享受來自皇室的照顧和封賞,但其婚后府第經濟狀 況捉襟見肘。盡管歷代皇帝皆試圖解決公主的經濟困境,然而收效甚微。主要原 因在于,從乾隆朝起公主都居住京城,由皇室負責其家庭一切開支,而囿于制度 規定和儒家規范,皇室又沒有賦予公主與皇子同等的經濟待遇和社會地位,導致 公主們既背負著融合滿、漢、蒙的政治使命,又掙扎于滿漢文化之間。清代公主 的經濟困境,也是當時制度困局的一個縮影。

關鍵詞:清代中后期 公主 經濟境遇 收支困局


清代共有95位公主,分為固倫和碩兩個品級,其中37位公主早夭,58位公主活到成婚年齡并下嫁。作為金枝玉葉,她們自出生至薨逝都享受來自皇室各方面的照顧和封賞,也通過婚姻為清代政治和邊疆的穩固作出了貢獻。但是,目前學界對清代公主的研究尚屬不足,現有研究或是集中于滿蒙聯姻這一制度的影響和變化,或是對公主的品級、待遇、冊封等問題進行制度層面的描述,真正深入研究公主婚姻生活狀態的論著鳳毛麟角,其主要原因應 是相關史料難以搜尋。近年出版的《清宮內務府奏銷檔》中包含了較為豐富的皇室生活和經濟等方面的資料,其中有一定數量關于清代公主府收支問題的記載,為我們進一步探索公主的婚姻生活和經濟待遇提供了可能。需要說明的是,《奏銷檔》中記載的多為居住京城公主的經濟生活史料。清代入關后,下嫁蒙古的公主在比例降低的同時,從乾隆朝起,即便下嫁蒙古的公 主也不再前往蒙地生活,而與額駙共居京城,因此有清一代在京城居住的公主占多數 (具體參見下表),本文也主要研究居住京城公主的生活和經濟狀況。

清代各朝額駙族屬與公主婚后居住地統計表


王朝

額駙族屬于

婚后居住地

總計

滿

京城

蒙古

順治

1

1

2

3

1

4

康熙

1

7

1

2

7

9

雍正

1

3

0

1

3

4

乾隆

3

3

0

6

0

6

嘉慶

0

2

0

2

0

2

道光

4

1

0

5

0

5

咸豐

2

0

0

2

0

2

總計

12

17

3

21

11

32

比例(%

38

53

9

66

34

100

:1.本表根據 《清史稿》卷166 《公主表》、《清實錄》(北京:中華書局,1985—1986)及 《奏銷檔》中相關資 料整理而成。

2.表中末列總計項系為額附族屬婚后居住地分別加總得出。

本文以 《奏銷檔》為基礎,結合內務府奏案、朱批奏折等檔案,以及清代實錄、會典和部院則例等政書,討論這些天之驕女婚后所面臨的經濟困境以及形成困境的表面和深層原因。從乾隆朝開始,讓公主定居京城并給予相對豐厚的經濟待遇,以強化公主的皇族成員身份。這種身份和待遇使得公主凌駕于額駙及其家族之上,成為家庭的主導者,與清初下嫁蒙古的公主要去蒙地生活相比,發生了很大變化。然而,囿于制度規定和儒家規范,皇室又不可能賦予京居公主與皇子同等的經濟待遇和社會地位,而公主自幼受儒家傳統文化的影響,使得家庭秩序呈 現性別錯置,府內無人扛起家庭的經濟大梁。

一、清代公主婚后的經濟待遇

公主不僅婚姻由皇帝、太后指定,一切成婚禮儀均由皇家操辦,婚后生活也概由皇室負責。清代規定,“凡在京居住固倫公主歲給俸銀四百兩,和碩公主三百兩”,同時每銀一兩,均給米一斛”,即每位公主每年有400/300 兩銀子和400/300斛米的固定收入。這只是公主個人的食俸,固倫、和碩額駙也分別享有300兩和255兩的俸銀及相應的俸米。這是在京居住公主的待遇,如下嫁外藩,則俸銀增至1000兩(固倫)和400兩(和碩),俸米改為賞賜緞匹。從目前 筆者掌握的資料來看,清代只有兩位公主婚后雖在京居住卻得到外藩待遇,即乾隆朝的和敬與和孝兩位固倫公主。乾隆五十四年上諭: “從前和敬固倫公主雖系在京居住,而俸銀緞匹仍照外藩之例支領,年久未便裁減”,而即將出嫁的和孝固倫公主系朕幼女,且在朕前承歡侍養、孝謹有加”,特準其將來下嫁后所有應支俸祿,亦著一體賞給一千兩。除此兩位外,其他公主的俸祿基本都按照品級領取。清代一品官員歲俸銀180兩、祿米180斛,公主食俸顯然遠遠超過高層官員,不可謂不優厚,而且這還遠非皇室給公主提供的所有待遇。

每位公主出嫁時都享有豐厚的妝奩,包括衣物首飾和生活用品,以及金銀 (一般為固倫公主金100兩,銀12000兩;和碩公主金100兩,銀10000兩)。和敬固倫公主于乾隆十二年下嫁時,皇帝賞賜陪嫁銀12000兩之外,又將嫁妝中的金(三等金和六成金各50兩)、綢緞和金器等變價折銀7828兩賞給公主,此外賞給原架本銀二萬五千兩怡成當鋪一座。婚后,再于乾隆二十四年、四十年、四十八年先后賞銀42089兩。內務府乾隆五十四年統計和敬公主所得賞賜總計至八萬六千余兩之多”,大大超出一般公主一生能夠得到的俸祿總額。此外,公主所得的賞賜中應還有莊田一項。順治七年(1650)規定,從畿輔旗莊中撥給每位公主園地60晌(360),乾隆時改為厥后皇子分封、公主贈嫁,皆取諸內府莊田。乾隆朝以后,公主所得賞賜又陸續有所追加。嘉慶七年 (1802)莊靜固倫公主下嫁時,除白銀、當鋪等外,又賞給鋪面房5所,系從內務府所掌控的官房中撥出,出租給軍民人戶,供公主每月取租銀一百十六兩。盡管乾隆朝也有公主擁有內務府鋪面房的記載,但從莊靜公主開始,成婚時于莊田、當鋪之外,再賞賜鋪面房成為常例。道光二十五年(1845)壽恩固倫公主出嫁時, 賞賜莊田的方式有所變化,不再直接撥給,改為由會計司莊園頭錢糧內每年提銀一千二百兩撥給公主。根據內務府莊園的租賦標準,順治年間撥給公主60晌土地的收入大致在十幾兩到幾十兩銀子之間,道光時這項收入增至1200兩,待遇大大提高。

以上資產中,當鋪與鋪面房、莊園的性質似有所不同。當鋪歸公主府自行經營管理、獲取收益,不得已時還可動用本金,如和敬公主的怡成當鋪就因婚后用費不敷,將本利銀俱已陸 續抽用。之后出嫁的和嘉、和恪二位和碩公主,其當鋪不再由皇室直接賞給,而是從內務府廣儲司中另撥銀10000兩給公主,以供開設當鋪、滋生利息,以為每日需用之費。相比之下,鋪面房與莊田則采用劃撥公主名下后仍由內務府代為經營的模式,即公主無需參與經營管理,只獲取收益。乾隆三十三年,內務府曾抱怨阿哥、公主、格格等房租,只領租銀,不管房間,遇有應行修理之處仍多糜費,而逐月收發亦屬紛繁”,建議令其自行征租。但至道光十二年壽恩固倫公主出嫁時,鋪面房租仍為每月由官房租庫交租銀一百三十兩”,可見乾隆時內務府的建議并未得以實施。莊田也是如此,道光二十五年壽恩固倫公主出嫁時,為避免收租 繁瑣及旱澇等災害的影響,“應撥莊園頭已經停止,由會計司莊園頭錢糧內每年提銀一千二百 兩直接撥給公主。可見,皇室不僅代公主經營產業,且承擔經營中的一些花費和風險,以保 證公主收益的穩定性。

公主婚后所居府第由皇室提供,其府上的官員人役及其俸祿也均由皇室供給。從內務府檔案看,公主府第一般并非新建,多系在內務府掌握的房屋中挑選合適的經過修建或改造后賞給公主居住。如乾隆三十三年將入官的高恒住房花園一所修整后作為七公主(和靜)府第;乾隆四十五年將李侍堯入官房屋賞給和珅作為十公主(和孝)府第。內務府奏案中也記載了嘉慶三年、四年和七年,分別將三所入官房屋改建為公主府的情況,應是為即將出嫁的莊敬與莊靜兩 位公主做準備。至于公主府的官員人役,乾隆五十一年規定:“固倫公主分內,著定為三品翎頂長史一員、頭等護衛一員、二等護衛一員、三等護衛二 (原為一)員、六品典儀二員。和碩公主分內,著定為四品翎頂長史一員、二等護衛二員、三等護衛一(原為二)員、六七品典儀各一員。 不必拘定陪嫁人戶,聽從公主隨便揀放。這些長史、護衛等均由內務府職員中挑選,道光二十一年壽安固倫公主下嫁時,“府第長史一員由現任員外郎、內管領、副參領內揀選充補,其頭等護衛一員、二等護衛二員由副內管領、驍騎校、護軍校內揀選充補”,三等護衛以下于分給 十二戶護軍披甲人內揀放。所有挑中人選均令仍食原俸餉銀”,無需公主支付其俸祿。

除官員、護衛外,公主府還配有太監、嬤嬤等仆從。康熙四十年規定,每位公主配備太監10名;乾隆五十一年詔準固倫、和碩公主府的首領太監準給八品頂戴1人;乾隆十二年奏準的公主下嫁事宜中規定,固倫公主陪送女子12名、嬤嬤媽媽不定具體人數,和碩公主陪送女子10名、嬤嬤媽媽4名。從檔案記載來看,每位公主身邊的實際太監、嬤嬤和女子人數并不劃一。如咸豐九年(1859)壽恩固倫公主薨逝時,身邊有太監13名、嬤嬤5名、女子1名;同 治五年(1866)壽禧和碩公主薨逝時,身邊有首領太監10名、媽媽里5名、女子3名。關于此類人員的俸餉,政書類史料并無記載。筆者從《奏銷檔》中找到一條同治十二年榮安固倫公主出嫁時內務府有關賞賜事宜的奏折,從中可以看出榮安下嫁時隨出公主服役之首領太監及媽媽嫫嫫、燈火水上婦人等,請照壽恩固倫公主下嫁時,隨出人役均準帶所食宮內月銀米石隨出當差。奏折中雖未透露太監嬤嬤等的具體錢糧數目,但可以確定亦由皇室負責付。

除以上固定待遇外,公主還有諸多定期或不定期的賞賜。

公主生辰例行賞賜。《欽定宮中現行則例》規定:公主下嫁后,“生辰是日,恩賜上用緞三疋、官用緞三疋、春三疋、綾三疋,中品果桌一張,賞用果桌二張。但皇帝實際的賞賜常常不止于此。咸豐五年四月,逢壽安固倫公主30歲正壽,皇帝所賞賜的禮物包括: “佛一尊、御筆扁 ()一面、御筆對一副、黃碧玡瑤朝珠一盤、玉瓷銅陳設二十一件、八成金二十兩、五十兩重銀元寶四個、一兩重銀錁二百個、五錢重銀錁五百個、石青緞繡八團金龍有水褂面一 件、金黃緙絲金龍袍面一件、大卷八絲緞五疋、大卷江綢五疋、大卷紗十疋、五絲緞褂料十件、五絲緞袍料十件、縐綢五疋、湯綢五疋、大紅緙絲花卉襯衣面一件、石青綢二色金百蝶褂拉面一件、象牙一支。禮物中既包含皇帝親筆題寫的匾額和對聯這類聯絡感情的物件,又有象征 公主皇家身份的黃色、龍紋衣飾,更有數量可觀的金銀等,充分體現出皇帝對公主生辰的重視。

    《欽定總管內務府現行則例》中明確載有公主誕育子女后的例行賞賜:

公主遇喜生子,洗三用重五錢金錁二錠、銀錁八錠,九日上搖車用重十兩琺瑯銀麒麟一件、春綢襖三件、閃緞被褥一套、緞被褥一套、潞綢被褥一套,緞枕一個,潞綢擋頭一 個,布糠口袋兩個,緞穵單一個,布穵單一個。彌月用染貂帽一頂,嵌珊瑚重八錢金串帶 一分,緞棉袍褂三套,春綢棉襖三件,粧緞襪緞靴各一雙,銀三百兩,表里五十端,內官 用緞五匹,素緞五匹,衣素五匹,宮綢五匹,小潞綢五匹,綾十匹,花春綢十匹,花紡絲五匹,見方三幅紅杭細穵單四個。

公主遇喜生女,洗三用重三錢金錁二錠,銀錁四錠,七日上搖車用重十兩琺瑯銀麒麟一件。彌月用重三錢金結手巾二分,重九錢金鐲一對,嵌珍珠重二錢金耳墜一分,銀二百兩,表里四十端,內官用緞四匹,素緞四匹,衣素四匹,宮綢四匹,小潞綢四匹,花紡絲十匹,綾十匹,見方紅杭細穵單四個。

    可見公主生產之后,從洗三、上搖車到滿月,各類金銀綢緞、生活用品的賞賜相當完備。雖然生女賞賜規格遜于生男,但禮物中包含金鐲、金耳墜等女性所用首飾,亦可謂用心周到。同公主本人的生辰賞賜一樣,公主遇喜賞賜在實際執行時也會有所變化。如乾隆二十八年八月二十三日,“和嘉和碩公主分娩頭生兒子”,除洗三、上搖車、滿月分別賞賜類似則例中規定的禮物、金銀之外,另外于洗三時賜給年命相合乳母夫婦一對”,滿月時賜給備駕鞍小馬一匹。嘉慶十年三月二十八日,“莊敬和碩公主遇喜生得一女”,應行賞賜物件照依公主生女之例賞給外,亦賞給乳母夫婦一對,正黃旗李鏞佐領下武備院匠役郭興阿妻張氏,年二十九歲。此外,公主子女不僅出生時享有賞賜,長大后還依照公主和額駙品級給予相應俸祿。乾隆四十年規定,公主親生之子13歲即可繼承父親的品級并享有該品級之待遇。公主之女也可 以得到郡主或縣主的品級和待遇。乾隆朝和敬公主府每年的進項中,除公主和額駙的俸銀之外,還有格格俸銀四十兩”,即為公主之女俸銀。公主的子女成婚,皇室也要負擔部分費用。乾隆二十六年四月和敬固倫公主的長女出嫁時,按照從前淑慎和碩公主女兒陪嫁的先例,“除和敬公主現有陪給格格簪花、衣服、被褥、器皿等物外,應行添辦衣服、被褥、器皿等項,仍照 前將初行定禮金銀、緞疋、皮張使用外,其余應辦衣物并工價等,共約需銀三千一百六十余兩, 仍請向崇文門商稅處領用。可見是皇室和公主府共同籌備公主之女的嫁妝。

喪葬銀的賞賜。公主府主要成員去世,皇室要賞賜治喪銀兩,如和敬公主額駙色布騰巴爾珠爾去世時,內廷賞賜修建墳塋銀五千兩、立碑銀三千兩。如若公主本人薨逝,則一切喪儀、園寢都由皇室承擔。康熙四十年的一條滿文檔案顯示,內務府咨行工部,請其將固倫公主所建園寢尺寸、房間數目和圖樣即行送來,并催促工部將欽命上諭之事速行實施。可見公主喪葬由內務府、工部,應當還包括禮部等衙門共同籌辦。從檔案記載來看,額駙及其家族并無權決定其中的事情。嘉慶十六年莊敬和碩公主薨逝,額駙索特納木多布濟對公主喪事一切俱蒙皇恩官辦表示感激,但懇求自辦貢品桌張以略盡微忱”,皇帝恩準其自辦貢品六日。同治元年,壽安固倫公主之額駙德木楚克扎布請求將公主彩棺移回奈曼部落,自行修建園寢,得到的回復是:“毋庸議。仍著內務府查照向例,在附近京城一帶擇地修建,以符舊制。安葬之 后,公主園寢的管理、守衛、維護和四時致祭都由皇室派專人負責。

由以上論述可見,皇室給予公主從成婚、生子直至薨逝的各方面待遇不可謂不周到、不豐 厚,但清朝歷代公主府的經濟境況卻屢屢告急,其中原因何在? 正是下文所要討論的內容。

二、公主府的經濟困境及其原因

從乾隆朝起,隨著多數公主在京居住,公主府的經濟困境問題開始凸顯出來。乾隆五十四年,盡管迭經賞賜,和敬公主府仍然連年入不敷出,皇帝懷疑管理公主府事務的長史、護衛等員有貪污問題,內務府遂派人對歷年收支賬目進行了一次徹查。但清查的結果是府內賬目尚無侵冒情弊”,內務府還派人對該府經手辦事之長史、護衛進行密查”,發現其中亦無家計饒裕之人。因此,此次調查的最終結論是,貪污問題并不存在,公主府實系每年進不敷出。嘉慶八年,和孝公主府太監將公主的手串拿出變賣,事發后皇帝首先懷疑系太監私行竊賣”,但審訊證實確系公主令太監售賣珍珠手串”,原因亦系生計窘迫。以上兩位公主,和敬系乾隆帝原配孝賢皇后所生,又是乾隆朝第一位出嫁的固倫公主,備受皇帝重視;和孝系乾隆帝最小的 女兒,從出生起即頗受寵愛,破格封為固倫公主,下嫁儀式之盛、賞賜之隆傳誦一時。上文已提及兩人均享受婚后雖居住京城、卻按下嫁外藩公主每年1000兩俸銀的特殊待遇。這兩位公主經濟尚告拮據,其他公主的境況可想而知,乾隆朝以后,屢有公主府入不敷出的記載。那么,公主經濟拮據的原因何在? 從史料層面所反映的情況來看,原因主要可歸結為以下兩個方面。

(一) 俸 銀 不 足

前述公主每年三四百兩銀子、三四百斛米的俸祿,若與普通文武官員相比可謂優厚,但與皇室的浩繁花費相比,實顯不足。以皇子為例,親王年俸銀 10000兩、俸米10000斛,郡王年俸銀5000兩、俸米5000斛。這個數字與公主的收入可謂相差懸殊。盡管皇子與公主在性別和政治身份上的確有所差異,但畢竟公主府與王府規制相同,維持公主府運轉所需的基本花銷與王府并無大的差別。那么,維持一座公主府到底需要哪些基本花費? 下文以和敬固倫公主府的收支為例對公主府的花銷情況作具體分析。3

雖然公主府的主要支出由皇室負擔,但仍有不少項目需府內自行解決。從和敬公主府的賬目收支來看,最大的花銷來自于府內婚喪事務。和敬公主經歷了三女一子(并非都系公主所生)的婚嫁,前后花費白銀超過萬兩。前述乾隆二十六年公主的長女出嫁時,皇室與公主府共同備辦妝奩,皇室方面的花費為3160余兩,公主府的花費因時間較早沒有留下記載,但從公主另外兩位格 格出嫁時府內分別花費3500兩和3000兩來看,大格格出嫁時的花費亦應在3000兩白銀左右,那么僅三位格格出嫁就支出約萬兩銀子。當然,相對格格而言,公主之子婚娶花費反而較少,公主府僅支出1300兩,應該是皇室承擔了主要部分。喪事方面,乾隆四十年,額駙色布騰巴爾珠爾去世,內廷賞賜修建墳塋銀五千兩、立碑銀三千兩”,而公主府修建額駙墳塋除官賞銀八千兩外,添用銀五千兩

其次是維持公主府內人員經費的開支。盡管公主夫婦及其子女都有俸祿、內廷派至公主府的長史、護衛、太監和嬤嬤媽媽等均自帶錢糧,但仍有不少人員需要公主府自行支付薪酬,如公主子媳每年1020兩的月例銀和生辰賞銀。公主府的首領太監、嬤嬤媽媽等,準帶所食宮內月銀米石隨出當差”,但宮廷不負責其待遇的提升和人員的更替補充:“所有太監加添錢糧, 以至補放首領,皆由府內酌給,不領官項”,且其錢糧待遇及身而止”,“倘有告病、退出、逃走等人,即將銀米裁汰。其余招募太監無論多寡,均由府內給與銀米。偌大的公主府,僅靠宮廷派出的十幾位太監嬤嬤等,顯然遠遠不夠。比如祖上曾兩次尚公主的札薩克親王那彥圖, 清末全家不足三十人,卻用著管家、聽差、女仆、使女、馬夫等三百多人”,大多數仆從應該都需要府內自行招募。宮內派出人員的部分錢糧以及新招募人員的全部錢糧均需公主府自行支付。和敬公主府每年支付官員、仆從的花費為白銀3078兩。

此外的花銷還有年節花費,包括府邸成員添做新衣、年節賞賜等,每年約需銀3000余兩; 公主兩次跟隨皇帝圍獵,盤費1500余兩需自行承擔;公主府內雜項,如馬匹所食草豆、茶飯房 用費、煤炭蠟燭掃帚等項,每年4000余兩。生活中巨細事務無一不需花銷,且因府內往往人浮 于事,花銷更加靡費,這一點詳見后文論述。

總之,內務府的統計結果是,和敬公主府每年共進銀八千九百余兩”,而實際花銷每年約用銀一萬四千余兩”,即便可以設法酌減銀二千余兩”,“現在所進之項仍不敷應用之數。很明顯,公主府的收入無法應對府內各項支出。和敬固倫公主尚且如此,其他公主的境況可想而知。咸豐皇帝曾明確表示公主家用不饒,朕所深知”,壽臧和碩公主用度尤絀

這里需要說明的是額駙的收入在公主府收支中的地位。和敬公主額駙色布騰巴爾珠爾系順治朝端敏固倫公主額駙班第之孫,封科爾沁輔國公,尚公主后又進襲親王、賜雙俸,因此《奏銷檔》中顯示其享有5000兩俸銀和600兩養廉銀。首先,這并非普通額駙所能得到之待遇;其次, 色布騰巴爾珠爾婚后兩次坐事被奪爵、職,甚至幽禁,其收入是不穩定的;再次,他于乾隆四十年去 世,此后直至公主去世的17年間,公主府并無額駙的收入項。除婚姻期間的俸祿外,公主府賬目上沒有出現任何額駙色布騰巴爾珠爾及其家族的其他財產。和敬公主之外其他公主的資料中,少有額駙的進項記載;每位公主薨逝后內務府照例會對公主府的財產進行清理,其中也很少涉及額駙的收入和資產。唯有嘉慶十六年五月,內務府在莊敬和碩公主薨逝后對公主府資產進行清查和回收時,提到額駙索特納木多布濟被恩準開墾昌圖額爾克的地畝,每年應當約有四五萬兩銀子的收入,但由于公主府內并無此項記錄,內務府因此行查盛京將軍進行核實。此事雖然未見最終核實結果,但顯然索特納木多布濟的收入系另外存放,并未進入公主府的賬簿之中。考慮到公主一旦去世,公主府的人員和資產按規定要由內務府全部收回,應該也會導致額駙們不會將自己的大宗財產投入公主府中。

(二) 管理不利

公主自幼長于深宮,毫無治家理財的經驗;額駙在公主府的地位從屬于公主,很難發揮主導作用,因此,兩人在府第治理方面發揮的作用極其有限,公主府的治理主要倚靠皇室委派的官員人等。

理論上講,負責管理公主府的最高官員應系總管內務府大臣中的一位。盡管實錄和會典中沒有相關記載和規定,但從內務府檔案來看,每位公主和皇子都有一位總管內務府大臣負責經理其家務,如前述和敬公主府家務,由總管內務府大臣伊齡阿負責管理。同治二年,壽莊和碩公主府首領太監因上駟院給公主車轎所配的騾頭不好,認為系負責公主家務的總管內務府大臣寶鋆管理不利,與之發生沖突。此事雖以太監受到嚴懲而收場,但僅一年半后,寶鋆入值軍機, 遂以軍機處事務繁重為由辭去內務府總管大臣之職,其所承擔的壽莊公主家務之責也隨之更換為其他總管內務府大臣。總管內務府大臣系朝廷要員,往往職責繁重,對公主家務的管理分身乏術,且由于其并不真正派駐公主府,對府內很多細事無法及時了解,因而在很大程度上只是掛名而已。如和孝固倫公主府太監出賣公主手串一事,負責公主家務的總管內務府大臣英 和因對此毫不知情,被處以失察之罪。

公主府中實際負責具體事務的為該府長史。前文已述,公主府長史為三、四品官,由皇帝親自揀選。但從實錄所載長史例于內務府廢員內簡放來看,似乎很難選到精明干練之人。檔案所反映的公主府長史辦事不利的情況較為常見。前述壽莊公主府事務在寶鋆辭職后,由總管內務府大臣明善接替,后者上任僅兩個多月就奏請更換公主府長史。明善的奏折中指出: “該府長史驍騎副參領吉順于府第應辦一切事務未能周妥”,請求將其撤回,另選老成諳練之員,方克辦理。盡管明善沒有具體說明長史吉順究竟如何未能周妥”,但從事后議定吉順因辦 事不利被撤職并罰俸3個月來看,其失職情形應屬確實,并非只系新任長官進行人員調整而已。乾隆三十六年,和靜固倫公主府負責領取公主食物折價銀兩的護軍校常齡,將所領銀 兩侵用”,而公主府長史侉塞得知此事后拖延兩個多月才向內務府呈報,被斥殊屬玩忽”,管理下屬不善,被罰俸一年。乾隆三十九年,因和恪和碩公主府花園屢屢失竊,而對府內人員進行清查,長史清德因玩忽職守、疏于防范被罰俸一年,公主府其他人員下至巡查兵丁、花園值更之人、倉庫夜值之人、看守府門的武官、披甲清平等人,上至騎都尉達塞等,都受到責懲。長史對府邸影響很大,清末在那彥圖王府當差的曹寬回憶王府內部的腐敗時說,長史都把大部分時間用來經營自己的家庭,只在王府遇到重要事情時,才來點一點卯。在他們的影響下,聽差們也不甘心過清苦的生活。他們不是依仗王府的權勢在外招搖撞騙,就是盜竊王府的 物品,借以自肥。沒有得力的長史進行管理,王府、公主府各方面的運轉狀況自然不會好。

除官員之外,仆從群體也不給力。公主府的仆從中以享有八品頂戴的總管首領太監以及其他從宮內帶出的太監為首。但壽恩固倫公主薨逝后,公主位下原有太監十三名進行清點, 發現其中6人均告病不能當差,內務府恐有捏報不實”,當即派人核查,核查的結果是:“太監趙貴,現年五十七歲,因跌傷右膀;太監段安和,現年五十歲,因跌傷腿胯,此二人均系已成篤疾,不能交進當差。太監魏得喜,現年五十八歲,因患眼目昏花、手足不遂;太監王進忠,現年五十七歲,因患痰氣壅遏;太監王常喜,現年四十六歲,因患身染黃病;太監馬進喜,現 年五十三歲,因患肝胃氣結之癥,此四名查其病勢一時難以就痊。太監中老弱病殘占到半數,實際效力人員非常有限。從內務府所規定的公主府太監仆從派出機制來看,壽恩固倫公主府的這一狀況應非特例,這一點下文將詳細論述。

從總管內務府大臣到長史再到太監仆從,俱不得力,公主府的實際運作和管理狀況可想而知,遇事往往花錢解決,也是導致經濟窘迫的重要因素。

三、皇室解決公主經濟困境的努力

對于公主的經濟困境,皇帝早有所知,因此乾隆帝才在屢次重賞和敬公主之后又細查其府 第賬目。此后的歷代皇帝也都對公主府的經濟困境予以持續關注并盡力扶持。

嘉慶十九年五月,皇帝特賞和孝固倫公主白銀6000兩以佐用度”,并下令內務府妥為籌畫”,以使銀兩能夠更好地發揮作用。總管內務府大臣英和建議,將銀兩全數發交長蘆鹽政,按一分生息,遇閏加增,每年所得利銀定于每年五月、臘月兩次解交內務府廣儲司,由司撥給公主府,以為費用之資。他認為這種投資方式較之置地得租足抵一分二厘,且無旱澇拖欠之虞”,其建議得到皇帝允準,從此和孝公主每年又增加了一份固定收益。這一行為一方面顯示出嘉慶帝對公主的關愛和資助,另一方面也表明皇帝對于一次性賞賜并不能徹底解決公主的經濟問題非常明了,同時也知曉公主本身沒有能力更好地管理和使用這筆資金,因此以建立基金的方式賞給公主,以使其收益能夠細水長流。

道光二十五年十月,壽恩固倫公主下嫁后不久,內務府奉旨由廣儲司額外提取官房租庫銀 每年500,“自道光二十六年起,按春秋二季交壽恩固倫公主府第,以備需用。道光朝的檔案中并未說明為何給公主增加此項補貼,但同治十二年榮安固倫公主下嫁時,內務府遵照道光時壽 恩固倫公主的成案辦理,其中提到壽恩出嫁后因府內用項不敷,管理家務大臣具奏,奉旨由官房 租庫生息銀兩項下,按春秋二季每季加賞實銀二百五十兩,每年共銀五百兩。可見,這五百兩是從壽恩開始增加給固倫公主的補貼。咸豐三年的一條檔案顯示,道光朝在壽恩之前出嫁的壽安固倫公主收入內亦有此項,應系在給予壽恩補貼的同時亦給壽安追加,使兩位固倫公主享有同等的經濟待遇。且從榮安下嫁的材料來看,這一補貼之后成為固倫公主收入的常例。

咸豐三年,因鎮壓太平天國軍費浩繁,王公及二、三品以上大員的俸祿暫行停放”,而壽安、壽恩二位固倫公主從道光二十六年起發放的500兩補貼,系由官房租庫提出后出放世職官員等生息所得的利銀,公主的收入因此亦受到影響。對此,咸豐帝特許由廣儲司銀庫提取三千二百兩五錢,按款賞給,以濟需用”,直至王公世職俸祿恢復為止。在接濟兩位固倫公主的同時,咸豐帝還惦念著壽臧和碩公主用度尤絀”,令內務府提出資助方案。內務府在盛贊仰視皇上周詳, 優加體恤的同時,查實壽臧和碩公主除每年僅支領俸銀三百兩外,別無應領之款”,府臣公同熟商后認為,“和碩公主分例自與固倫公主不能等齊”,建議將固倫公主分內每月房租銀 130兩、每年俸利銀500兩、每年地租銀1200兩,皆減半賞給壽臧和碩公主。這一建議得到皇 帝批準,從此壽臧公主每年增加1600余兩銀子的收入,生計應大為改善。

同治二年,道光帝的兩位小女兒壽禧和碩公主、壽莊和碩公主先后出嫁,當年年底即有諭 旨令將每年官房租庫收到奕梁房租銀一千兩賞給壽禧和碩公主、壽莊和碩公主各五百兩。但僅僅第二年,壽禧和碩公主府即告進款不敷用項支絀”,內務府再奉旨壽禧和碩公主、壽莊和碩公主每年各加賞銀八百兩,由官房租庫房租項下賞給

同治十二年,清朝最后一位皇帝親生女——榮安固倫公主出嫁,由于距上一位固倫公主——道光朝時壽恩固倫公主出嫁已隔28,為防止禮儀有闕,內務府特意查核壽恩固倫公主下嫁時成案,遵照辦理。由于《奏銷檔》中榮安公主下嫁檔案記載較為詳細,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榮 安婚后所享有的全部經濟待遇,較之清前期的公主又周詳、豐厚了不少:

朝陽門外克勤官當一座

取租鋪面房間六所共二百三十六間,每月租銀一百三十兩

莊園頭錢糧,每年一千二百兩

官房租庫生息銀每年一千兩,分月提取

道光朝加賞之官房租庫生息銀每年五百兩,春、秋二季各領二百五十兩

賞賜妝奩銀一萬二千兩,其中一萬兩交當鋪生息,息銀每月一百兩作為月費,其余二 千兩交公主府備用

俸銀四百兩,米二百石,每月加賞細白米二石

公主府長史、護衛等,及隨出之太監、嬤嬤媽媽等,均由內廷支付銀米

    可惜的是,榮安公主婚后僅一年即薨逝,這一待遇并未享受多久。清末,公主數量極少,公主 府的經濟問題不再突出,皇室解決公主經濟困境的努力也隨之告一段落。

四、制度與性別的困局

本文第二部分以檔案資料為基礎,分析了造成公主府經濟困境的表層原因,但清代公主的經濟境遇更有著深層的制度與性別因素。

首先,管理公主府官員的難以盡責和辦事不利,實際反映出公主府人員設置中的制度性問題。公主府并非正式的朝廷機構,所設官員或是屬于兼職,如總管內務府大臣;或是職微權輕,這從長史于廢員中挑選即可見一斑。關于太監的品級,乾隆五十一年的上諭指出:“向來親王、郡王、固倫公主、和碩公主門上總管首領太監俱無給與頂戴之例,原以此等太監,在親王 等門上服役,非承值內廷者可比。是以向來雖有總管首領名色,并無官職”,但考慮到公主系皇帝親女,其諳達太監、總管太監內,即酌量給與頂戴一人,尚不為過分”,特恩賞固倫公主、和碩公主太監內,各準給八品頂戴一人。這條史料雖然顯示皇帝給予公主府太監的優待, 但顯然在府上服役的太監無法與承值內廷者相比。太監尚且如此,何況府內其他官員。從檔案記載來看,長史、護衛等員在公主府任職期間很難升遷,如前述明善要求更換壽莊公主府 長史,但表示新長史不應從公主府護衛中升任,原因為恐難得其人”,而另選了他所熟悉的內務府中人擔任。這些人不僅任職期間難以升遷,任職結束后也難得重用。嘉慶十六年莊靜固倫公主去世,其長史玉柱(三品頂戴食六品俸)、副長史賡音(三品頂戴)回撤內務府,直至嘉慶十八年兩人才分別補授驍騎校(正六品)與護軍校(正六品)。可見為固倫公主服務的履歷并未對他們的仕途有所助益,不僅沒有升職,且補授速度較慢、以原先職位中的低品補授。顯然,在非關鍵機構服務,本來就使公主府官吏的仕途受到限制,而所服務的對象(公主)與決定其去留升降之人(總管內務府大臣)不一致,進一步惡化了他們仕途的前景。

權力不大、仕途不暢卻并不代表責任輕微。公主府事務繁雜且都與皇室息息相關,一切府內人事、財務、婚喪、與皇室的日常往來,甚至府內子弟的賢與不肖,都需任職者承擔責任。不僅長史常因辦事不利受到責罰——輕者罰俸數年、重者丟失官職,連并不管理實際事務的內務府大臣也常受到牽連。前述和孝公主遣太監售賣手串之事,內務府總管大臣英和即因失察之罪被撤去管理公主家務之職并罰俸一年。管理固倫和敬公主府事務的總管內務府大臣伊齡阿,未能將公主之子鄂爾哲特莫爾額爾克巴拜任性乖張緣由據實參辦”,而受到乾隆帝斥責,伊齡阿自感有罪,主動請求罰俸十年,“以贖糊涂無能之罪。權輕責重、事務繁瑣、無益于仕途,公主府難以選到老成諳練之員也就不足為奇了。

其次,皇室對于公主的身份定位使得公主府內地位錯置、關系不順,無人挑起經濟大梁。清代皇族的婚姻政策,是公主成婚后并不成為額駙家族的成員,而是將額駙吸納為皇室之一員,在京生活的公主這一特征尤其明顯。公主府內是以公主為主導,額駙、子女等家屬為從屬,皇室派出的官吏仆從為輔助的人員結構,這樣的結構或家庭秩序與任何王公大臣及普通家庭都不相同。直至道光時,額駙本人及其父母仍須以君臣之禮與公主相見,每次見面俱給公 主屈膝請安”,“如有賞項,亦必磕頭。所有皇室賞賜公主的妝奩、財產、人員和房宅等都歸公主所有,如公主薨逝,則由內務府收回,額駙只享有于公主在世期間和她共同居住、生活的權利。咸豐九年四月,道光帝第六女壽恩固倫公主薨逝,五月,額駙景壽按規定呈請將公主的府第和財產交回內務府,其奏折中詳細說明府中公主與額駙的居住情況,是我們得以一窺公主婚后具體生活狀況的難得材料:壽恩公主府連馬圈計房二百六十七間半”,其中公主居住房一百六十一間,景壽居住房五十一間半,馬圈五十五間”;除府第外,公主另有園寓一所,“計房一百八十一間,公主居住房一百四十三間,景壽居住房三十八間。居住格局明確顯示,公主與額駙的生活區域涇渭、主次分明。難怪《清稗類鈔》中有公主婚后駙馬居府中外舍,公主不宣召,不得共枕席之說。公主薨逝后,盡管皇帝往往開恩留給額駙一些生活所需的房宅和金銀,如嘉慶十六年莊靜固倫公主薨逝后,皇帝將當鋪一座生息銀六千兩賞給額駙瑪呢巴達拉;咸豐五年壽禧和碩公主去世后,皇帝恩準公主府可讓額駙暫時居住。但這樣的機制仍很難讓額駙在與公主的婚姻中發揮一家之主的作用,只能居于從屬、被動的角色,更難以對府內的經濟運轉發揮主導作用。

清代皇室對公主的矛盾定位,讓她們也很難承擔起引領家庭的重任。努爾哈赤時就有八角殿對諸公主的訓言: “汝曹當敬謹柔順,茍凌侮其夫,恣為驕縱,惡莫大焉! 法不容汝。對關外時皇女在家庭中的驕縱作風進行嚴厲打壓。八角殿訓言之后反復出現在各類清代文獻中,表明這一思想不斷被強化。入關后,盡管仍然需要利用公主的婚姻籠絡、聯合各方勢力,但皇室還是實行了明顯的重男輕女政策,再沒有一位皇女在歷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我們所知的唯有她們的排行和在指婚前后所給予的封號。不僅宮廷內一切物質和經濟待遇公主皆遜于皇子,在文化教育方面也受到輕視。盡管有學者認為清代公主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或有較高的文化素養,但至今無人能夠舉出確鑿的史料證明公主在何時、何地、以何種方式接受怎樣的教育,這與皇子明確受到較為系統的滿漢教育截然不同。賴惠敏研究員對清代皇族女性的研究中,也指出 很少有宗女就學的記錄。從公主的壙志、冊文等資料來看,統治者更傾向于宣揚公主親順孝謹嫻習閫儀等儒家道德品質,而非其文化修養,公主封號也以等美德之字命名。公主在宮廷即便接受教育,可能也更偏重儒家對女性規范的教養。而儒家男尊女卑、夫主妻從的觀念恰恰與公主婚姻中的主從關系相矛盾,使得公主在君臣與夫婦之 間很難找到平衡點,這也是導致多數公主家庭生活難以和諧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儒家規范的指導下,清代公主除參與為數不多的皇族禮儀性活動外,幾乎沒有其他政治和社交活動的記載,即便皇宮也不能隨意出入。康熙二十九年四月,已經出嫁的大公主進入宮廷,侍衛因沒有阻攔而受到皇帝嚴厲申斥。咸豐三年十二月,壽安、壽恩兩位固倫公主鑒于當時軍需緊張,讓府內長史代為上奏,請求各自報效白銀1200兩,同時將銀兩交至戶部銀庫。顯然,二位公主意欲效仿前代賢德公主,在朝廷經濟困難之時,作為皇族成員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但是,這一請求被咸豐帝以公主家用不饒為由斷然拒絕,并說家庭之內豈尚虛文”,認為公主報效國家的做法沒有實際意義,不予提倡。這是我們看到的唯一一則清代公主企圖參與外事的記載,皇帝的斷然拒絕表明對這類行為本身及其背后含義的否定。實際上,公主不僅不能參與外事,甚至連自己府內多數事務公主都不能決策,而須由長史報告內務府、內務府總 管奏請皇帝裁決。嘉慶九年,由于和孝公主府莊頭苗潔去世無子,其妻王氏懇請公主、額駙天恩”,準其過繼亡夫之侄為嗣襲替莊頭。但公主夫婦并無權處理此等小事,仍由內務府查明實情,總管大臣面奏皇帝,奉旨準其過繼為嗣”,同時移付和孝固倫公主府并下次比丁官員查照辦理

以上背景,不僅使得公主很難擁有治家理財的能力和魄力,而且活動范圍極為有限,在遇到困難時,只能向皇室求助,而皇室的資助又囿于制度和儒家規范,無法從根本上改變公主的經濟境遇。

結語

當然,和普通百姓的生活相比,清代公主的經濟困境是相對而言的,天潢貴奢靡的生活方式也是造成其困境的重要原因,只是這種生活方式有時并非公主自己所能選擇, 就像她們不能選擇自己的婚姻一樣。這一點與之前漢族王朝公主的境遇,包括在夫婦倫理方面面臨的困境,有相似之處。此外,現有研究多認為隨著政權和邊疆的穩固,清代滿蒙聯姻呈衰落態勢,乾隆朝以后公主無需遠赴蒙古,可以安逸地和額駙居住京城。實際上, 居住京城的公主夫婦時刻受到皇室的嚴格控制,在日常生活的諸多層面并無自由可言。因 而清代公主婚后居住京城,并非朝廷對聯姻重視程度的減弱,而是將聯姻對象的掌控重點 由蒙古轉向京城。

公主本身代表著皇權的某種延伸,居住京城之后,其皇族成員身份進一步凸顯,在公主府 中占有毋庸置疑的主導地位。而這一地位又與公主所受的儒家教育,及皇室對公主的性別和倫 理定位相矛盾,導致其無法扛起家庭的經濟大梁,也很難像尋常百姓那樣享受溫馨和諧的夫妻 生活。有學者用從揚鞭于馬背之上深藏于閨閣之中來概述滿族女性入關前后的變 化,這一變化也較為深刻地反映在公主群體身上。她們既背負著融合滿、漢、蒙的政治使命, 又成為滿漢文化交合的載體。清代公主府的經濟困境,一方面反映出滿蒙聯姻模式的變化給公 主生活帶來的影響,另一方面也體現出公主在君臣、夫婦倫理與滿漢文化之間的掙扎,是公主人生困境以及清代制度困局的一個縮影。

〔作者毛立平 , 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副教授。北京100872〕

原刊《歷史研究》2019年第4期,引用請務必參考原刊。


發表評論 共條 0評論
署名: 驗證碼:
  熱門信息
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
第十二屆國際清史學術研討會在…
《清史研究》投稿須知
黃興濤、王國榮編《明清之際西…
胡恒
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網上工程
張永江
清史目錄
  最新信息
圓明園管理處李博主任一行來清…
胡恒于2019年11月30日至12月1…
楊念群于2019年11月27日做客南…
《新史學》第十一卷目錄
《新史學》第十一卷《近代中國…
清代政治史研究工作坊:“清代…
首屆新史學青年著作獎 頒獎典…
預告:臺北故宮博物院陳維新研…
  專題研究
中國災荒史論壇
清代社會史研究
清代政治史研究
清代經濟史研究
中國歷史地理研究
清代邊疆民族研究
清代中外關系研究
近世思想文化史研究
近世秘密會社與民間教派研究
中國歷史文獻學研究
  研究中心
滿文文獻研究中心
清代皇家園林研究中心
中國人民大學生態史研究中心
版權所有 [email protected] 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本站 | 聯系站長 | 版權申明
您是本站第 位訪客,京ICP備05020700號
賬戶:
密碼:
浙江6十1彩票